澳门皇冠金沙网站

澳门皇冠金沙网站

我怀念曾经的贫穷,更怀念贫穷岁月里的那个人

发布时间:2019-11-22
我怀念曾经的贫穷,更怀念贫穷岁月里的那个人



“ 子女对父母的爱,远不及父母对子女的爱 ” 穷这件事,好像从我记事起就与我如影相随,贫穷对我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一种状态了。但我并不讨厌贫穷,相比现在的生活,我更怀念曾经的贫穷,怀念贫穷岁月里的那个人。
 
小时候我家是很穷的。我记得在我四五岁的时候,深深的被吃面条的恐惧所支配。那时候几乎每顿饭都是面条,家里不知道是没有油,还是有油不舍得吃,反正很少炒菜,每次下面条都是直接用清水把面条煮开,然后下入苋菜,这种菜一煮就会把汤染成红色,然后加点盐就可以吃了。我嫌不好吃,我母亲就会端着碗把我逼到墙角,强迫往我嘴里塞,有时候筷子一下捅到我喉咙里,我就会干呕一声,把好不容易被塞进去的面条全吐出来。
 
记忆里有两道食物是最好吃的,一个是黑芝麻糊,一个是炒胡萝卜。黑芝麻糊是一包一包的粉状,把黑芝麻糊粉倒进碗里,加上一点热水搅拌成糊,然后再加点热水稍微稀释,浓郁的香味随着热气腾腾的水蒸气扑面而来,整个人都被香味包裹起来,这是我那个时候感觉最幸福的时刻,吃的时候不舍得吃太快,所以一小口一小口的抿着吃,完了还会把勺子和碗舔的一干二净;
 
我母亲做的炒胡萝卜也是一绝,胡萝卜切成薄薄的片,锅里加油,等油热了先放一点点葱花,葱花上带的水顿时把锅里炸的油花四溅,然后加入芝麻,炒出香味来,最后再加入胡萝卜,翻炒熟透后加盐出锅。色泽鲜艳的胡萝卜上泛着红红的油光,看得人垂涎欲滴,爸爸妈妈都舍不得吃,让我先吃,我也是每次吃完之后还要把盘子都舔干净才心满意足。
 
家里虽然穷,在教育上,我父母从来不曾亏待过我。原来我跟着我母亲在她单位附近的二小上学,后来我母亲所在的造纸厂倒闭了,为了让我继续上更好的学校,我母亲又带着我在桥头租房,让我去市一小上学。在桥头住的房子常年阴暗潮湿不见阳光,我记得有一次我发高烧,自己却浑然不知,直到下午老师发现我的异样,才慌忙联系我母亲,让我母亲带我去诊所。我那时候已经烧的魂智不请了,满嘴乱说胡话,看见大夫拿着输液的针头要给我输液,我死盯着那个针头,嘴里大叫“扎扎扎!”把我母亲吓坏了。
 
再后来我家在市里买了房子,我父母开始开办托儿所,后来发展成开幼儿园,这个时候经济条件还算稍微好了点,但是父母忙于工作,就没有多余的精力照顾我了,我自己一个人上学、放学,回家做饭、收拾家务。我上初中的时候,我父母生了我妹妹,更没有精力管我,那一年冬天很冷,我父母在学校门口找了一家米线店,按月付钱管我吃饭,结果那一整个冬天我都在他们家吃米线,一天三顿吃,一下子吃伤了,后来有好几年我一口米线也不尝,闻到味儿都犯恶心。
 
我上高二那一年,那是2008年,我母亲认识了一些社会上放高利贷的人,他们以高息吸引我母亲放贷投资,刚开始返利返的很及时,我母亲尝到了好处,不仅把自己多年的积蓄全部投了进去,还鼓动身边的朋友也去放高利贷,她做担保。这些事她都是瞒着我爸爸做的,直等到高利贷的人卷钱跑路,债主提刀上门讨债,我们家人才知道原来出了这么大的事。
 
因为我母亲给债主们做了担保,而且她亲手替放贷的人写下了欠条,这笔账我们认也得认,不认也得认。总金额庞大,我们负担不起,我母亲一度想自杀了结,想到我妹妹才四五岁,她死了孩子怎么办。后来我爸出面跟债主谈判,损失双方都要承担,不然我们没有活路,他们也追不回一毛钱。这场风波导致我父母辛苦半辈子攒下的家业一夜之间归零不说,且还负债二十万,我母亲因此一蹶不振,生意也不做了,终日郁郁寡欢,也因此落下了病根。
 
后来我爸爸在乡下开了一间小店,做家电维修,很快我妹妹该上小学了,我爸爸想让在村里上,但是我母亲坚决不同意,她独自在市里打些零工,供养我妹妹上学。为了满足接送妹妹上下学的时间,很多工作她都做不了,只能去做一些擦桌洗碗、扫地拖地之类的脏活累活。这几年是最苦的几年,又要打工又要还债,还要供我读大学。
 
对,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,我父母也从来没有跟我诉过苦,没有说过让我辍学打工的话,没有起过女孩子读书没用的念头。我读的大学不是什么好学校,而是我们省内很一般的一所二本院校,平时逃课上网之类的不在话下,现在想想,深觉对不起父母对我的付出和培养。我也是长大之后才知道曾经家里遭遇了这么大的变故。那几年只知道父母经常争吵,我父亲每每会责怪我母亲没有头脑,害这个家吃了这么大的亏。我母亲本是个心性高傲的人,曾经经历过大风大浪没有击垮她,再苦再累的生活她也硬抗不曾退缩,唯独枕边人时不时的风凉话让她寒透了心。
 
好几次母亲吵架之后给远在千里之外的我打电话,都在电话里崩溃大哭,我也只能安慰母亲再忍忍,等我毕业工作了有能力了,就带她远走高飞,远离我爸。那时我妹妹还小,我眼看马上就要成年自立,我想,在那个时候,我应该是母亲心中唯一的一线希望吧!
 
毕业后,我在求职、碰壁、跳槽换工作中挣扎了几年,勉强能维持自己的生计,每个月我爸都会要求我余出来一部分工资上交,我也乖乖照做了。这期间我母亲没有像样的工作,一直过着向我爸伸手要钱的日子,我爸总嫌她花钱多,其实我知道我母亲根本不舍得给自己花钱,她对待自己真的是恨不得将一块钱掰成两半花的那种,但是她会因为觉得我妹妹小时候吃的不好导致她营养不良长不高,因此给我妹妹订了送上家门的鲜牛奶,一个月要一百多,从不间断连续订了好几年。她也会因为我妹妹贫血,时常买鸡肝、猪肝炒菜吃,买红豆、黑豆、红枣之类的煲粥给我妹妹喝。我有心偷偷给我母亲一些零花钱,奈何自己收入微薄,有心也无力。
 
转眼之间,我长大成人了,结了婚有了自己的小家,同时母亲也在不知不觉中变老了。第一次发现母亲身体出现问题,是2017年。那天她想下楼取个快递,结果发现自己走路东倒西歪的,跟别人说话也说不清楚,心里想的跟嘴上说出来的对不上,口水不受控制的流到衣服上,她回到家休息了一会儿,才给我发了微信告诉我身体不舒服。那天我刚好休假在家,一听她描述像是中风的症状,我赶忙回家把她送到医院,医生直接就让她住院了。我们这才知道母亲得了脑梗。
 
出院后,医生让继续吃药,我母亲说:“这种药会越吃越产生依赖,现在都大把大把的吃药跟吃饭一样,以后老了可该咋办?”她嫌麻烦,吃了两个月就不吃了。其实我知道她是心疼钱,我母亲没有医保,而医生开的那些药都不便宜,一个月要四五百,她知道我爸不会一直给她钱让她买药,这个钱最终还是我出,所以她坚决不再吃。而我看母亲恢复的挺正常,好像也没有什么后遗症,也没多想,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。
 
我觉得自从结婚后,贫穷也没有远离我,小日子一直过的紧巴巴的,直到近两年老公和我的工作都趋向稳定,家庭收入实现了翻倍增长,我们的生活终于有点起色了。我家当初欠下的债务已全部还清了,我爸还在老家盖起了新房。再加上我儿子的出生,我母亲兴奋之情溢于言表,争着要来我家帮忙带孩子,我也算是兑现了当初的诺言,把我母亲从家里接出来,和我一起生活。本来想着,好日子就要来了,我母亲可以尽享天伦之乐了,可是这个时候,我母亲却因突发心梗溘然长逝。
 
在艰难的接受母亲真的离我而去这个事实之后,我常常会忍不住的想,难道是我母亲命中的福数就这么多吗?福数享完了,她也就去了。想来她活着的时候并未做过任何坏事,从来是与人为善,积极热情,不管生活曾给她多少打击和磨难,她都默默承受,在无数个孤独的日子里自己消化那些难以下咽的苦涩,在第二天太阳升起后依然对生活报以微笑。为何我母亲独不能多活几年,让我好有机会尽到为人子女的孝道?为何我没有早点醒悟,早点反哺母亲的养育之恩?
 
我开始反思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关系,想到母亲是如何待我的,而我又是如何待她的,深觉子女对父母的爱,远不及父母对子女的爱。曾经在家里最贫穷的时候,父母宁愿自己吃糠咽菜,也要让我们吃得好穿得暖,而我还会因为父母给我买的手机不够潮流而跟父母生几天的气。我参加工作以后,有一次母亲因为上下班骑电车被风吹到而引起剧烈的头痛,我只是给她买了一个头盔,母亲就开心的到处说闺女长大了懂事了,夸了我半个月。
 
尤其是自己也生了孩子为人父母之后,才真正明白“当家才知盐米贵,养子方知父母恩”是多么沉重的一句话。父母为子女的付出是完全无私、不计成本、不求回报的,而子女能为父母买一身衣服、带父母吃几餐饭,或者平时跟父母多打几个电话,好像就俨然一副孝子的模样。现在想来,实在是羞愧难当!
 
现在,我去超市也可以不看价格,想吃什么就买什么了;衣服破了旧了,也可以直接扔掉买新衣服了;出门办事嫌路途远,也可以挥挥手打个出租车了;成百上千一套的护肤品,我也可以用完就再买一套了。我已远离了贫穷,实现了自给自足奔向小康,但是我相信,我们的父母仍然活在贫穷的惯性里,或许一辈子都在与贫穷为伴。
 
没有哪一个父母是轻轻松松把孩子养大的,天下所有的父母都配得上含辛茹苦、舐犊情深这几个字。在我们的物质条件越来越好的时候,我们也该想一想我们可以为父母做些什么,我们是否像爱自己那样的去爱父母?
 
当你拿起手机订一个二十多块的外卖时,你是否想过这二十多块是父母多久的生活费?当你在KTV彻夜狂欢时,你是否想过父母这一生扛了多少压力,他们有过几次放纵自己的机会?我们给自己买衣服,花几百都不心疼,我们给父母买衣服,是否也能做到花几百不犹豫呢?
 
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,是我最最沉痛的领悟。逝者已逝,活着的人还要好好活下去。以往的贫穷岁月熬过去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我们还没有学会带领父母享受生活,父母已先一步离我们而去。如果在物质上,我们能做到像对待自己一样的对待父母,应该是现今社会上最为体贴的孝道了吧!
 
作者:靛紫清绮
标题:我怀念曾经的贫穷,更怀念贫穷岁月里的那个人
链接:https://story.hao.360.cn/story/LNfVPhGzL3WAOw
来源:南瓜屋
此文为用户在南瓜屋贡献的内容,如有异议或者转载需求请联系nanguawu@360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