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皇冠金沙网站

澳门皇冠金沙网站

不存在的爱

发布时间:2019-11-22
不存在的爱



“ 那是一场不存在的爱,短暂却刻骨 ” 不存在的爱
 
影筱语
 
楔子
 
十月份的深圳,秋色刚好。
 
坐在落地玻璃窗旁的餐位上,看着街道上闪烁着的各色灯光,程亦双隐约觉得好似有一道银河落在脚边。
 
心一直未能平静下来,“扑通扑通”的,一整晚都像是站在云上,轻飘飘的。
 
想着,程亦双深吸了一口气,捂了捂胸口。与此同时,从洗手间回来的单的坐回到对面的座位上,趁着他尚未来得及说话,程亦双将对折的餐巾纸推到他的餐盘边上,抿了抿唇,说:“我出去等你。”
 
反应慢了一拍的单的抬眸,眼神充斥着迷惑,看着她慌慌张张地跑出了餐厅。
 
等她扶着路边的树站稳,心早已经堵在喉咙里,差一些要窒息,明明只是跑了十几秒钟,她却感觉已经路过了一光年。
 
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时,她企图想象着此时此刻单的的神情,但脑子里只有大片大片的空白。
 
他会接受她的告白吗?
 
程亦双不知道,唯一能做的,便是努力回忆在那张餐巾纸上写下的那句话有没有错别字。
 
在程亦双紧张等待的时候,单的拿起了餐巾纸,打开便看到属于她的字。
 
她写:我喜欢你,如果你也是,就把我的手牵住,如果只是我一厢情愿,把餐巾纸撕掉就好,我们依然是朋友。
 
01
 
在遇上单的之前,程亦双以为,她再也不会喜欢上任何人,直到单的出现在她的生命,她才恍然,原来从前在被问及理想对象时,列出的一条条条件是可以集中在一个男人身上的。
 
理想情人,原来是存在的。
 
一如她列下的条件,身高一米九的他阳光开朗、热情洋溢、积极向上、幽默有趣、勇猛之余又不失温柔,最重要的是,他还是个警察,对于从小便热衷于警匪片与刑侦片,有着警察情结的程亦双而言,一切恰到好处。
 
尤其是,早在他问“小姐,你介不介意我们拼个桌”的时候,她已经在抬眸的瞬间心动了。
 
于是,在拼桌的那场初遇里,一直偷听着单的与朋友聊天的程亦双最终按捺不住,在对方准备离开之时,微颤着将手机递过去,问:“我可以加你的微信吗?”
 
抬着头与单的对视的时候,程亦双直觉自己一定是疯了,可她没有将手往回缩,也没有落荒而逃。
 
万幸的是,讶异过后,单的拿出手机,点开微信,扫描了她出示的二维码。
 
好友验证很快通过,似是为了缓解紧张,程亦双捧着手机,默默地念了一遍他的名字:“单(shàn)的(dì)。”
 
单的再次露出讶异的神情,继而爽朗地笑了起来:“你是第一个读对我名字的人,从小到大,我都不知道听了多少遍的‘dān de’,他们还总是问我,说我爸妈是不是想让我一辈子打光棍。”
 
他的声音十分好听,有一种迷惑人心的磁性,充斥着粤港味道的普通话更是有趣极了。
 
程亦双腼腆地笑了笑,下意识地撩了下耳际的头发,继而贴心地更换成粤语,自我介绍说:“我叫做程亦双。”
 
隐约意会到什么,单的嘴角一勾,浅然笑着,一边玩笑道:“我这普通话太普通了是不是?”
 
哪怕是开玩笑的口吻,程亦双也生怕他误会,立马摇摇头,说:“不会啊。”
 
她一边笑着,一边想着下一句对白,她从未试过像现在这样,那么渴望跟一个男生说话。可是,单的的朋友却是不解风情的,就在程亦双着急着想要找到可持续的话题时,他催促起单的:“电影快开场了,再不走就错过开头了。”
 
闻言,程亦双只好抿了抿唇,将脑子里刚组织好的句子拆散,然后挥手道别。
 
分开之后,后知后觉的程亦双开始后悔没有死皮赖脸地追上去,于是一整晚都捧着手机,无数次点开微信,点进聊天框里,无数次地在输入框里敲下只言片语,又无数次地按下删除键。
 
越是想要亲近,便越觉得方寸大失。
 
写过许许多多的小说,想象过许多男男女女的爱情,这是程亦双第一次感觉失去了想象力与书写能力。
 
直到接近十二点,程亦双才想到了搭讪的开场白,发去微信问他:“你看的是什么电影,好看吗?我最近也想看电影。”
 
消息发送出去,再下意识地看一眼时间,程亦双又纠结后悔了。
 
这个时间点太晚,她觉得自己打扰了单的,心里实在过意不去,可想撤回消息时已经为时太晚,单的已经回了信息过来。
 
单的:“是一部纪录片,挺不错的。”
 
收到消息后,程亦双几乎是秒回:“你还没休息吗?”
 
作为借口的电影,瞬间就被抛弃,仰天躺在床上的她一个翻转,不过几秒,又按捺住碰碰乱作的心跳,给他发去消息:“不好意思啊,这么晚了还给你发信息,打扰你了。”
 
消息发送出去,心跳仿佛更加急乱,程亦双深吸了一口气,垂眸看见自己的影子,顷刻只觉得好似连影子都在笑。
 
这一次,她足足等到了凌晨两点多,等到迷迷糊糊睡去,单的也没有回她消息。
 
第二天醒来,她挂念的还是他,拿起手机的第一件事便是看他的消息,结果自然又是失望。
 
从醒来的那一秒开始,前一夜的等待又继续了下去。
 
只是,微信里他头像的右上角始终没有红色标注,无言的等待是她一个人的浪漫,也是她一个人的彷徨。
 
这一日晚上,她发了一条朋友圈——
 
“心动就是,我把聊天置顶,即使没有消息,依然会在每一次打开微信的时候都觉得万分紧张。”
 
她期待他能看见。
 
可偏偏他从没有关注朋友圈的习惯。
 
等再收到单的的消息时,已经是晚上九点多。因为前夜睡得不好,程亦双此刻正被困意笼住,当伴随着震动的“噔”一声响起时,睡意立即消退,她慌忙从床上坐起,紧张兮兮地打开了微信,单的告诉她,前一晚手机没电了,早上一早便去上班,忙了整日,所以没有空回消息。
 
看到他消息的那一刻,她当即就忘记了等待里的不安与彷徨,急急地回了信息过去:“没关系。”
 
这一回,消息一往一来,“噔、噔”的声音时不时漾在空气里。
 
明明已是秋季,夜里的瑟瑟凉风从窗口吹入屋子内,不知怎的,却甜得令人意乱情迷。
 
02
 
爱上一个人,只需要一秒。
 
确定自己真的动心了,也不过是需要一个礼拜的时间。
 
在遇见单的的第八天,程亦双来到了他的城市,走过他曾经提及过的地方,看了一遍他曾看过的风景。他们已经在微信上聊了八天,从最初的陌生到暧昧,她向来秉承的矜持早已经溃不成军。
 
看见朋友圈里程亦双在维多利亚港的照片,曾听闻她心动故事的闺蜜直言:程亦双,你一定是疯了!
 
可是,疯狂不正是爱情的表现之一么?
 
嘴角微微上扬,程亦双将闺蜜的吐槽抛诸脑后,继续漫步在单的“记忆”里。
 
在这座城市里,她只能呆七天,可,直到第四天的时候,她才给单的发去微信,告诉他:“我在XX餐厅,你要不要一起吃饭?”
 
这是曾经约定过的餐厅,两人说好,假如她来到香港,便一起光顾他的最爱。
 
当等待开始,心跳骤乱,“扑通扑通”的心宛若小鹿,撞着四壁。
 
只是,从黄昏等到入夜,手机始终静默不语,每一次她拿起手机时,暗黑的屏幕都好像能映照出她眉眼间的失落。
 
看到她频频拿出手机,一旁的服务生忍不住搭话,问她:“等人啊?”
 
程亦双抬了抬眸,腼腆地笑了笑:“我想他不会来了,麻烦买一下单吧,谢谢。”
 
她误会了服务生的意思,但,尽管没有误会,点了两杯柠檬茶坐了一整个晚上的她,也着实很不好意思。
 
出了餐厅,程亦双百无聊赖地走在街上。
 
手机仍然被她频繁地摁亮,明明已经设置置顶与强提醒,她却总是怕错过他的信息。
 
许久过去,始终心心念念着单的的她,忽然间看见一个身影在前方掠过,熟悉的感觉像极了单的,她难掩兴奋,挤过来来往往的人影冲上前去,然后气喘吁吁地拍了一下对方的后背,紧接着在对方转身过来时收获了一箩筐的失望与尴尬。
 
“对不起、对不起!”
 
程亦双只好一边后退一边道歉,全然没有意识到身后的金铺前有几个凶神恶煞的男人。
 
下一秒,慌张失神的她直接撞入了其中一个黑色衣服的男人怀里,“啊”的一声尖叫刚起就被刺耳的警铃声淹没,而她也被男人圈住脖子,强行拉入了金铺里,起伏的尖叫声漫在空气里,她感觉到顶在脑门的手枪正散发着寒意。
 
第一次与“危险”亲密接触,程亦双惊恐害怕到极致,想要求救想要求饶,张开嘴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浑身都在止不住地发颤。
 
直到劫匪扣动扳机的那一刹,在距离死亡最近的那一秒,做好了赴死准备的她也终于有了开小差胡想的空隙,不由自主地想,大概遇上单的真的花光了她这一生的运气吧,否则刮刮乐都没中过奖的她怎么会偶遇这一场打劫案,并成了人质。
 
她从没有想到福祸相依,在她闭上眼睛之际,“砰”一声将劫匪击毙的正正是单的。
 
她没能在餐厅里等到她的心上人,却在这秋夜里等来了她的英雄。
 
赶到程亦双身边的时候,单的紧皱着的眉间仍然蓄着紧张,眼神里的担心与关爱一览无余,只见他一边掰转着她的身子仔细查看着,一边紧张兮兮地问:“你还好吧?有没有哪里伤到了?”
 
用力摇着脑袋,心有余悸的程亦双哪管矜持,一把扑进了单的的怀里。
 
程亦双不知道的是,在看见她的那一秒,单的的心慌了。他受过很专业的训练,也面对过许许多多的大场面,可直到这一刻他才知道,当喜欢的人置身危险的时候,他也会有害怕的时候,尽管只是仅仅的一秒。
 
这时的他隐约明白,他开始有了软肋。
 
03
 
第二天。
 
敲门声响起时,程亦双还在睡觉。
 
迷迷糊糊地起身开门,她一边揉着惺忪睡眼,声音懒懒地开口:“我说了不需要客房服务……”
 
“你,没穿裤子?”话还没说完,一把富有磁性的声音就从头顶上飘过。
 
“怎么会没……”闻言,程亦双揉着眼睛的手放了下来,低头看着被长T恤挡掉了的超短运动裤,正要回话,忽然意识到什么,猛地抬起头,一张刚刚出现在梦里的脸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出现在眼前,她当下倒吸了一口冷气,圆睁着眼睛怔了两秒,然后直接“嘭”一声关掉了门。
 
大约是她冒冒失失的样子有些可爱,单的憋不住,“嗤”一声就笑了。
 
等门再次打开,程亦双已经换上了漂亮的小裙子,脸上也化了淡妆,唇上抹了淡粉的唇膏,方才乱糟糟的头发也已经扎了起来,简单利落的高马尾还带着一丝俏皮。
 
“我刚才是有穿裤子的。”大概是方才的一幕太尴尬了,耿耿于怀的程亦双解释道。
 
“嗯。”单的憋着笑点点头。
 
“你,你来干嘛?”感觉到气氛更加尴尬,程亦双微红着脸,立刻转移话题。
 
“不是跟你约好了一起吃早饭,然后一起走走逛逛吗?”单的提醒她,程亦双眨巴着眼睛,这才记起,好像是有在微信上看到这么一条信息,只不过,她以为自己在做梦,便没有放在心上。
 
羞赧地笑了笑,程亦双又问:“可你今天不是要上班吗?”
 
单的轻描淡写地说:“刚好有个同事后天有事想调班,所以找了我。”
 
程亦双心中窃喜,面上却装着淡定,抿着的唇掩饰着嘴角的笑意,点着头,“哦”了一声,跟着他进了电梯。
 
离开酒店以后,两人直接到曾约定过的餐厅里。大抵是喜欢的人就在身边,嘴里的食物都好似下了糖一样,猪柳蛋是甜的,通心粉是甜的,就连鸳鸯奶茶也都是甜的。低头时,目光落在桌面上他极浅的影子上,她的嘴角都会忍不住微微上扬,像花突然地静悄悄地绽放。
 
这一日,短短的十多个小时,风是甜的,云也是甜的,偶尔叠合在一切的影子也都是甜的。
 
看一场电影,她不小心喝了他的可乐,是甜的。
 
路过一棵紫荆树下,他拿下她的头上紫荆花,是甜的。
 
十月的风比盛夏时多了几分凉意,被凉风揉碎的阳光洒在身上,微暖且清甜,程亦双舔了舔唇,只觉得吻过唇瓣的风似是吻过棉花糖似的云。
 
时间稍纵即逝,黄昏时,单的将程亦双送到了高铁站,然后在程亦双错愕的神情下跟着她一起进了高铁站。
 
他轻飘飘地说:“我陪你回去。”
 
她抿着嘴,莞尔浅笑,心却有了冲动,满腔的勇气在蓄谋着一场告白。
 
当晚,在一家餐厅里吃完晚饭后,她在餐巾纸上写下了告白宣言,折好推到单的的面前,然后慌慌张张地跑出了餐厅。
 
遇见了单的以后,她觉得自己勇猛得几近疯狂,可她非常享受这个勇敢的自己。
 
就在程亦双喘息未定时,单的已经朝着她一步步走来,喧闹的世界里,她清晰地听见他在喊她——
 
“程亦双!”
 
她转过身,他已站到了跟前。
 
不过一米的距离,她看见他的嘴巴在动,一张一合,分明是三个字的答案,偏偏她怎么也听不见他的声音。
 
熏黄的路灯一下子亮堂起来,世界仿佛被刺目的光一点一点地吞没。
 
程亦双忽地觉得心慌意乱,下意识地伸手,但却扑了空,一切落入黑暗。
 
眼睛猛地睁开,她看着白花花的天花板,有些不知身在何处,她努力地回忆着单的的答案,最终残留在脑海中的只有亮堂堂的光,记忆也好似有了空缺,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从单的的面前回到自己的屋里。
 
直至片刻过去,她拿起手机一看,时间是九月二号,十月里的那场爱情原来只是一场梦。
 
那是一场不存在的爱,短暂却刻骨,而她无疑是庄周梦蝶。
 
04
 
翌年十月。
 
当程亦双站在梦里曾去过的餐厅时,有一瞬间,她恍惚以为自己一不小心落入了旧梦里。
 
站在门口迟疑了一会儿,她才缓步走了进去,和梦里的她一样,她要了一杯港式鸳鸯和一份厚切西多士。
 
她心里期盼着一年前梦里发生过的情节会再一次重演,尽管她知道不可能。
 
一直到装着西多士的盘子空了,杯子里的港式鸳鸯只余下一半,她正要放弃,头顶上忽然传来一把声音:“小姐,你介不介意我们拼个桌?”
 
是熟悉的港普腔调。
 
程亦双心跳一顿,猛地抬头,整个人仿佛落进了时空的缝隙里,时间静止。
 
梦,竟成了真。
 
作者:小语是影筱语
标题:不存在的爱
链接:https://story.hao.360.cn/story/KdLaRBGzL3W5Pj
来源:南瓜屋
此文为用户在南瓜屋贡献的内容,如有异议或者转载需求请联系nanguawu@360.cn